黃偉民易經講堂 武漢肺炎失控 香港大恐慌 賞善罰惡來了 紫微斗數十二宮

20200211 黃偉民易經講堂
失控了!


中共闖了大禍,武漢肺炎失控了。

共產黨這個政權是不怕死人的,大躍進死四千萬人,文革死幾百萬人,唐山大地震一夜死六十萬人,他們的眉頭都不曾皺一下;但今次,從他們的身體語言看到,他們害怕了。

直轄市、一線城市,一個一個的封城,北京、上海、廣州、天津、重慶……


那個什麼至高無上的人大會議,三月還敢開嗎?

全世界如臨大敵,但香港,仍然中門大開,假封關,假檢疫,虛應其事。

香港人搶口罩,搶食糧,搶廁紙,人心惶惶,終於明白到,過去大半年,我們抗爭什麼?

真普選為什麼重要?

不是虛無飄渺的民主自由,一個不是香港人選出來的林鄭政府,如何面對天災人禍?如何保境安民?

林鄭的政府,只是配合北京權貴的政策和方便,鄙視香港人的身家性命。
她鄙厭記者,因點為記者報道真相;她憎恨律師,因為他們忠於人人平等的法律;她厭惡前線醫護,因為他們的真話示警。

她要香港和大陸看齊,懲罰社會公義,對付社會良心。

特首受薪,天職是保護香港,但林鄭為香港做了什麼?

她去信國際領事館,投訴各國對港封關;不合理、無根據。


她崇拜的習近平和中共政權,連面對事實的勇氣都沒有。

武漢肺炎就是武漢肺災。
是天災還是人禍,也是武漢肺炎。不面對禍源,解決不了今次災難。病毒無眼,不會見高就拜,見低就踩,所以,中國大陸人人自危。

北京不喜歡人叫今次的瘟疫做「武漢肺炎」,因為有不可告人的秘密。

但病就是病,在武漢出現的非典型肺炎就是武漢肺炎,像其他病症一樣:伊波拉病毒、德國麻疹、日本腦炎……

這本來就是面對真相的態度,但心中有鬼,自然那裡都是鬼影幢幢。


正名,有崇高的政治意義。

《論語》子路篇章第三章:
子路曰:
衛君待子而為政,子將奚先?
子曰:
必也正名乎!
子路曰:
有是哉!子之迂也。奚其正?
子曰:
野哉由也!
君子於其所不知,蓋闕如也。
名不正則言不順,言不順則事不成,事不成則禮樂不興,禮樂不興則刑罰不中。
刑罰不中則民無所措手足。
故君子名之必可言也,言之必可行也。君子於其言,無所苟而已矣。


孔子周遊列國,在衛國停留的時間最長。

有一天,子路和孔子討論為政的大原則問題。


子路問,假如衛君有意搵老師來主政,第一件事你會做什麼呀!


孔子答他說:
第一件事是要正名。


子路聽了,嚇了一跳!
吓,唔係卦?有是哉!意思是,正名?有咁重要咩?人家說你迂腐,真是無講錯,正不正名,有無咁重要呀!

孔子說正名,是端正名份。不單是一個名字,指的是確定了思想邏輯,價值取向。

一個政權,追求的是什麼?是霸道政治還是王道政治?
是強凌弱,眾暴寡,有權有勢就大晒;還是老有所終,壯有所用,少有所長,大家可以安居樂業?


孔子意思是為政,先把文化思想,價值追求搞清楚。

子路的反應是,文化思想,價值追求這些東西,抽象空洞,有乜好搞呢?

所以孔子罵他:
你這個傢伙真是粗野無知,唔識就唔識,唔好扮識,蓋闕如也。


他說,為政的重心,名不正則言不順,價值目標不清楚,沒有清晰的信念,理論上便講不通。

講不通的政策,連自己都不信,又怎會成功?

沒有文化信念的政權,無法建立社會的核心價值。

沒有核心價值的社會,無法成立一套大家信服的法律和規矩。


沒有一套公平公正的法律和社會禮法,老百姓就無所適從,好似手腳都唔知放在那裡好。

所以,政治領袖的重點,始終是思想領導,文化領導。

信念定了,價值追求定了,行政上才能行得通,人民才能跟隨。
這樣施政,不是空叫口號,邏輯上要站得住腳。
無所苟而已矣,不能隨便說一些,無法實行,什麼「為人民服務」,「階級鬥爭」,「敵我矛盾」之類的政治口號。

這就是中國政治哲學的大原則。


林鄭政府已經無法施政,因為全個政府的目標,都不是為了香港人的福祉。

她將香港推到《周易》第十二卦天地否卦的處境。

政府和市民各走極端,社會閉塞不通,互不溝通。

否之匪人,不利君子貞。

整個政府,都是匪人--只是外表是人形物體,但都不是人。
他們打擊社會的正義力量,有良知,說真話,為香港好的人,都備受打壓。

目前香港正處於否卦第二爻和第三爻的位置。

否卦六二:
包承,小人吉,大人否,亨。

包承,包容承受。


政府沒有盡到保護市民的責任。承受那種缺乏政府保障的局面,申訴無門,只能逆來順受,自求多福。

天災,人禍,施政目標不在港人,社會氣氛急速惡化,世道人心都變了。
這種時勢,小人得利,因為這些匪人,無底線,無原則,不分是非,為生存,為利益,乜都肯制。
所以,在世道不佳時,只有小人吉,張牙無爪;堅持原則的君子,就過得很辛苦,英雄落難,失業、官非,樣樣來臨。

所以爻辭說:小人吉,大人否。


但最後結論是亨的。

因為在這樣的時局,堅持理念,不肯同流合污,雖然否於一時,但做人,守住了原則尊嚴,在一生的高度來看,便是亨。


在否的時代,全是匪人,失意才是最大的亨通。

這便是古人說的:身雖否,道卻亨。

世道沉淪,小人得利,社會變成兩個對立的集團。
小人們見到大人們不識時務,唔懂轉膊,死牛一面頸,不知變通而失意,當然幸災樂禍;大人們又睇唔起那班無原則,無底線,隨波逐流的小人,所以又嚴厲批評。


兩大陣營,各自指摘,爭訟便起。
所以,否卦六二爻變,變成了天水訟卦,社會下滑,小人群大人群自然壁壘分明,互相批評,社會爭訟不斷。

《小象傳》說:
大人否,亨。不亂群也。

大人否得來也亨,因為不亂群也。
大人們和小人們,涇渭分明,無法合流,所以,即使否,也亨通。這是生命價值的大亨通。

否卦六三:
包羞。

否卦六三爻,是泰否兩卦的谷底,整個社會沉淪到深淵,不止經濟民生的惡劣,最可怕是人性的沉淪,全部都是匪人,社會已成人間煉獄。
人人喪盡廉恥,囤積口罩、物資,高價販賣。官員執法不公,大陸客騙入境,騙醫護,騙醫院。


社會上完全沒有保障弱勢的力量,包羞,無論多壞多可恥的事都被包容。

《文言傳》說:
臣弒其君,子弒其父,非一朝一夕之故,其所由來者漸矣,由辨之不早辨也。

社會倫理的敗壞,並非突然變壞的。是逐漸,慢慢的,大家一步一步的接受。漸漸更糟的,像臣弒君,子弒父,咁誇張,都見怪不怪了。
這是統治集團,立壞榜樣,社會已見怪不怪的包容。

中央領導家族貪污一萬億,各級官員貪污弄權便理所當然;新聞記者、維權律師、真話醫生,被捕入獄至死亡,社會大眾接受,誰叫他們多事講真話,慢慢全國人都講大話。病了,對著醫生,在醫院,說病歷,講地址,都說謊。

其所由來者,漸矣,由辨不早辨也。

在否卦第二爻,社會部份人仍有是非之心,所以仍分為小人集團和大人集團在對壘。

當社會跌落否卦第三爻,君子大人都噤聲了,社會一片黑暗,所以羞恥邪惡,統統都被社會包庇,再沒有正面力量和它抗衡了。
因為否卦六三爻變,為天山遯卦,大家放棄了,能跑的,都走了,移民隱居天涯了。

否卦是閉塞不通,政府和百姓不通,最可怕的不通,是資訊不通。
資訊不透明,六三,這個時候,不知道,否,會過的,去到第六爻,就是「傾否」,將整個否的時代推翻,走入天火同人卦,面向世界大同的光明時代。


六三的包羞時期是谷底,歷史上任何黑暗時代都不會長久,推翻了,便是明天的同人大有兩卦,即「同樣是人,大家都有」的大同世界。


一個階段的結束,同時地,也是另一個階段的開始。

周易六十四卦,以乾坤兩卦開始,以既濟未濟兩卦作結。

第六十三卦水火既濟,第六十四卦火水未濟。

乾為天,指的是宇宙天體的一切規律。

是形而上的自然法則。

坤為地,指按這個自然規律形成的具體人間。


天尊地卑,乾坤定矣。

天地既成,人間的一切,就跟自然規律在運轉。

乾坤屯蒙需訟師,比小畜兮履泰否……

去到第六十三卦既濟,是解決了。


濟,是渡河;既濟,是已經渡了河。解決了。


兩個卦都用狐狸渡河作譬喻,渡了河,即事情搞定了。

一個階段結束,就是下一個階段的開始。

所以,既濟之後是未濟。

古人心意,是完成一個階段,也展開了另一個新階段。生生不息,永不休止。


既濟,是開始了之後的結束。

未濟,是結束了之後的新開始。


我們結束了求學的階段,亦開始了踏進社會的階段。這時才體會到學校裡面的困難,原來是這麼的溫柔。


我們結束了單身的身份,便開始了共同生活的婚姻。愛情是浪漫的,婚姻卻是柴米油鹽。

戀愛是兩個人的事,婚姻後卻多了一倍親戚朋友。女孩子總是幻想,出嫁後,便有張長期飯票;誰知持家後,才是萬事皆憂。


沒有永遠的終結,因為終結正帶來開始。

終結和開始,其實是一體兩面。

中山先生推翻滿清,結束千年帝制;隨即軍閥割據,群雄並起。

北伐成功,中原一統,但中共又開始立足上海。

日寇侵華,逼使國共合作;內鬥稍歇,但又板蕩中原。

日本投降,國民未享半日和平,內戰又起。


中共建政,結束百年動盪;但更大的人禍,亦正式展開。

沒有了亡國的危機,但開始了飢餓和人性的泯滅。


鄧小平七八年挽狂瀾於既倒,毅然反共,一百八十度轉向資本主義,結束了飢餓貧困;但中國人的醜陋卑劣,即湧現世間。


解決了內地的吃飯問題,卻又招來了全球的排華巨浪。


一事既濟,開展了另一事的未濟。

明末才子李漁說,千古興亡,都只不過重覆台上的一場戲,劇情重覆,不外乎,一個男人和一個女人。


非洲第一高峰的雪山上,冰封了一隻野豹的屍體。


這現象違反常識。

動物的足跡,跟著食物走。
冰峰上,只有寒冰,野豹上來追尋什麼?

這引起了美國文豪海明威的興趣,來到非洲,寫下了他半自傳式的名著────The snows of Kilimanjaro.

荷李活後來將它拍成電影,香港譯作《雪山盟》,由格力哥利柏和蘇珊希活主演。

香港人,經歷了這半年的流血抗爭,這次武漢肺炎,大概體會到雪峰上那隻野豹的追求,嚮往野豹的足跡。


與其活得長,不如活得好。

评论